特朗普税改或使美国财政赤字破万亿提前来临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特朗普税改或使美国财政赤字破万亿提前来临

  特朗普税改或使美国财政赤字破万亿提前来临,美债供应将明显增加;据悉,中国目前仍是美国最大的“债主”。财政赤字即预算赤字,指一国政府在每一财政年度开始之初,在编制预算时在收支安排上就有的赤字。若实际执行结果收入大于支出,为财政盈余。

  高盛新近分析认为,在特朗普税改、自然灾害相关支出增加及提高债务上限共同作用下,未来几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会比官方预测增长得快。

  高盛估算,明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会增加500亿美元,增至7500亿美元,此后两年每年都将增加750亿美元,到2021年就会达到1.025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在特朗普的这个任期于2021年1月正式届满以前,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就会超过1万亿美元。而此前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计,到2022年才会突破这一大关,达到1.03万亿美元。

  财政赤字超乎想象大增将迫使美国政府提高举债限额。高盛预计,明年3月特朗普政府将不得不再次上调债务上限。

  财政赤字大增还将迫使美国财政部增加发债。但由于美联储从本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缩表),逐步减少持债,美国将需要更多外部力量支持本国发债。

  考虑到美债大买家美联储缩表的影响,高盛预计,明年公开市场需要多吸收175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此后两年分别要多吸收2860亿美元和2140亿美元规模。

  上周五美国财政部公布,截止于今年9月30日的2021财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为6657亿美元,创2013年以来的财年新高。这一赤字水平略低于CBO此前预计的6680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支出项目的迅猛增长压过了税收收入的复苏。2021财年政府支出3.98万亿美元,较上财年增加1300万美元;2021财年政府税收收入3.31万亿美元,较上财年增加400万美元。

  白宫预算主任Mick Mulvaney此后评论预算赤字称,数据“应当为华盛顿政坛敲响警钟,是时候该理顺我们的财政状况了”。

  截止今年二季度,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在GDP当中的占比已经达到103%,按照CBO当前的预计,随着赤字不断增长,该比例还将继续扩大,2030-2040年间将超过二战期间的历史高点。

  本月稍早美国财政部公布,今年8月中国所持美国国债规模连续七个月增长,增至1.2万亿美元,创一年来新高。8月日本持仓减少逾百亿美元,中国连续第三个月成为第一大美债海外持有国。

  去年中国曾连续减持美债,同年10月美债持仓规模被日本反超,但今年6月又夺回美国国债最大海外债主称号,7月持仓增加195亿美元至1.77万亿美元,总规模创11个月来新高。

  对于中国近来连续增持,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称,专家分析,今年以来的增持系中国国际收支盈余和外储增加背景下的合理变化,亦是扩大投资收益的选择。

  专家认为,增持或减持均属正常投资行为,预计未来增减美国国债仍将是中国外汇储备管理的重要操作。

  财政赤字影响因素--通货膨胀

  当研究财政赤字对经济的影响时,最重要的理论问题是通货膨胀起什么作用。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应该按实际值而不是名义值衡量财政赤字和公债,所衡量的赤字应该等于公债实际值的变动,而不是公债名义值的变动。将公债的名义值调整为实际值公式:

  如果D是公债余额的名义值,P代表价格水平,那么实际公债余额就是D/P。将财政赤字的名义值调整为实际值相对复杂。因为实际的财政赤字(RDEF)等于实际公债余额每年的变化值,因此,

  RDEF=D(D/P)/Dt=(DD/Dt)/P-[(DP/Dt)/P](D/P)

  由上述数学表达式可见,实际赤字就是经过价格调整的名义赤字减去通货膨胀率乘实际公债余额。等式右边的第二项[(DP/Dt)/P](D/P)代表了以前国家债务的贬值额,通货膨胀使政府(债务人)需要偿还的债务减轻了。这种没有在政府支出或税收的官方报告中反应的贬值,实质上是对政府债券持有者征收的通货膨胀税。由于通货膨胀因素,公债持有者的实际财富减少了。因此,通过通货膨胀政府不但能对货币持有者征收通货膨胀税,对国债持有者同样也征收了通货膨胀税。显而易见,国债规模越大、通货膨胀率越高,政府对国债持有者征收的通货膨胀税就越多。通货膨胀是政府减少自身债务的一种隐蔽方式,像巴西或墨西哥这类具有高通货膨胀率和巨额国债的国家,甚至可以通过这种公债贬值的方法来支付大部分政府支出。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尽在八八伍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