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政策开放啦,一起来看看吧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计划生育政策标语文/新浪专栏观察家廖保平最新消息说,包括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内的相关方面已经着手就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进行评估和推进。“如果推进顺利,全面二孩政策最快可能在年内就开始实施。”

能不能在内年开始实施尚存疑问,但本届政府对人口政策的转变是明显的。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当年12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决议,单独二孩政策依法启动实施。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延续多年的“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提法没有出现。李克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回答关于人口政策提问时表示,“会根据评估的结果,也考虑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的情况,权衡利弊,但是必须依照法律程序来调整和完善人口政策。”

也就是说,中央虽持谨慎态度,但计生政策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不断地政策松绑直至取消是必然的。而且我们认为,这个过程还不能慢,要快,不容一再拖延滞后,过于谨慎的保守的想法做法,都可能造成难以弥补之错,就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不负责,不能够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太远,让国家民族失去纠错的最好时机。据人口学者易富贤先生研究,在经济发展和计划生育双重作用下,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完成了人口转变,生育率(妇女平均生孩子数)降低到更替水平以下,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发现已经降低到极其危险的1.22,年度人口抽样调查以及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也证实了生育率只有1.3左右。而国际上通常认为生育率2.1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中国已掉进“超低生育率陷阱”

。这可以从近年中小学学生锐减,学校大量关闭得到佐证。2009年高考生源也开始减少了,根据人口普查资料,2019年大学年龄(19~22岁)人口将只是2009年的53%,这意味着大量高校将因为生源短缺而面临破产。另一方面,在“未富”的情况下,大陆社会已“先老”,目前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有1.6亿,其中只有城市的4000多万享受社会养老,但养老金缺口很大;2030年后60岁以上老人将达到4亿,而年轻劳动力却不断减少,每年出生人口从1990年的2600万下降到2000年之后的1300万左右。养老将成为今后政府长期面临的第一大难题。再有一个问题是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衡,有数据显示,中国出生性别比高达117,即每出生100个女孩即有117个男孩出生。

人口专家预测,到2020年全国实现小康之日,将会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青年无妻可娶,这种情况在农村可能更为突出。这么庞大的光棍队伍将为大陆未来“家庭战乱”埋下隐患,而这不能不说是计生政策结下的恶果。而且,在环境污染等居多种因素的作用下,中国不孕不育十分严重,据分析,不孕不育症的发生率约占生育年龄妇女的15%-20%,不孕不育的患者早在2011年就超过了5000万。为了老有所养,为了天伦之乐,多少人奔波于大小医院之间,祈祷于神庙佛堂之上,生活在痛苦和矛盾之中。至于众多的“失独家庭”,指独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他们的悲苦难于言状,晚景凄凉。面对如此严峻的人口形势,大陆应该尽快放开生育禁令,至少,要全面放开两孩政策。就目前而言,“单独两孩”政策实施情况看,已经显示出全面二孩政策及到全面放开计生政策势在必行。

“单独两孩”政策实施至今已一年多,符合条件的夫妻对生第二个孩子的反应,未如预期中的“热烈”。根据卫计委的统计,从去年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到今年5月底,全国共有145万对单独夫妻提出再生育申请,目前申请单独二孩再生育数量稳定在每个月八九万对。考虑到全国单独夫妻总量约在1100万对,申请再生育的比例仅在13%左右,比预期的要少很多。生育意愿的大幅降低,“很多人都不愿意多生”,可能是决策层未曾预料到的,却是真实而残酷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群体的艰难抉择,是在生与养之间的利弊权衡,是一家的苦恼,是一个国的困局。我们不要忘了一点,单独两孩政策,是指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恰恰就是这些独生子女可能有着非常大的压力。如果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压力会倍增,在“4+2+1”的家庭模式之下,养老保障不健全,一对夫妻要赡养四个老人(哪怕只是精神赡养),还要抚养一个孩子,已经是气喘吁吁,如果多生一个孩子,就是“4+2+2”模式,上面养四个,下面养两个,压力可想而知。面对此种情形,如果社会保障不能跟上,单独两孩政策对“单独”夫妇来说虽好,却有点无法领受这份好意。换言之,单独两孩政策本意是好的,但效果肯定不明显,这是由“单独”夫妇的现实决定的。